山西天御防水工程有限公司
SHAN XI TIAN YU FANG SHUI GONG CHENG YOU XIAN GONG SI

防水施工单位已经山穷水尽了?如何在夹缝中生存?

 二维码
2016年之后时间依然在缓缓推进,2017年的情况也并不乐观,施工单位进退两难。曾有做工程的朋友吐槽,现在的开发商合作没诚意、项目没利润,在这场与业主、总包的博弈之中,防水施工单位逐步被边缘化,面临转型的困局。

   2016年之后时间依然在缓缓推进,2017年的情况也并不乐观,防水施工单位进退两难。曾有做工程的朋友吐槽,现在的开发商合作没诚意、项目没利润,在这场与业主、总包的博弈之中,施工单位逐步被边缘化,面临转型的困局。



   1、最低价中标:想中途停工要挟或变更没门

  前些年,房子好卖,开发商也不怎么管理,即便低价中标,通过几个变更,还能捞回不少利润。现在,地价贵,政府又现价,手上也没多少钱,导致最终压榨下游的施工单位。

  在材料采购上,找材料商都找来,逐一比价,最终锁定材料品牌与价格后,采取甲定乙供的方式,业主自己不买,由施工单位来采购。由于开发商把材料商的价格压的很低,材料商也没多少利润空间,施工单位想要从材料商那里捞到油水几乎为零。材料商都是现款现货,否则不予供货,这个资金又得由乙方垫资来做,而且材料的损耗、质量问题等都得由施工单位承担。

  过去,不少企业会通过中途停工来要挟,变相加钱。但是业主现在把合同都限制的很死,中途停工总要有个理由吧?没理由的停工,打官司也打不赢啊,最后白白损失了履约保证金。过去,在施工过程中做一个变更或签证,还能获得价格调整,现在需变更,甲方不进行价格调整,这一下子就没得玩了。更狠的是开发商将项目分为多标段,一旦有一家耍赖停工,立刻清场由另一家公司接受,而清场的单位还没有了履约保证金。材料上没利润,开发商又压低管理费用,最终只剩下人工费,而这基本上很难支撑一家施工企业的运营成本。


   2、开发商风险转移:以房抵款,好房子永远轮不到你

  到了要签合约的关键时刻,开发商跟你提出,“你是否愿意接受30%的工程款买我们的商铺”。如果答案让开发商不乐意,然后,就没有然后了。

  楼市调控,房子不好卖,开发商通过以房抵款转移风险,防水施工单位就变成了开发商抗风险的垃圾桶。有价值的商铺,地产公司是不会给的,给的都是经他们营销部门评估了不好卖的风险很高的房子。不管出于什么原因,一旦你同意了业主以房抵款,施工到了付款阶段,去售楼中心选房号,就会发现房价都是没折扣的,并且仅有指定户型供你选择。但是如果是购房者询问,则可以拿到至少八五折的折扣,这就意味着你全款抵来的房子最多能以八五折卖出去,中间15%要自己赔。

3、有钱就是不付给你,缺钱我可以贷给你

  不知道是哪一位高人说的,房企间的竞争已是供应链的竞争。加之这几年,互联网金融的放开,不少地产企业也涉足供应链金融。于是乎,大家都玩起了高大上的供应链金融,然后又开始坑施工单位了。

  接到项目在合作洽谈过程中,对方表示工程款是铁定要垫资的,但他们有融资平台,缺钱他们可以贷款。你没钱垫资就得找他们贷款来为他们垫资。在无息为他们垫付款项之后还要支付给他们利息。但即使为对方垫资,想高价中标,也基本是做梦。三轮公开竞价,价低者中。

等待行业洗牌?施工单位已经无路可走了么?

   4、等待行业洗牌,转型左右为难

  不转型等死,转型找死,最怕的就是方向走错了。行业没有标准,业主才有信心一味地压价。防水施工单位处于房地产价值链里的落地环节,根据微笑理论,重要性也未放在很高的高度,劳动成果与企业的专业性也很难得到认可。在合作上没有话语权,未来该怎么走,还是一个未知数。

  2016已经过去了,2017年可能情况更糟糕,现在也只能寄希望于行业洗牌。市场乱到一定程度就会向好的一面转向。无论是政府干预,还是市场自调。或许现在正处于最黑暗的时期,摸不到前路的方向,但黎明迟早会到来。